《幸福一直在》主角夏王河镇精彩阅读精彩章节_君临小说网

幸福一直在

幸福一直在 已完结

幸福一直在

时间:2021-08-03 22:55:00 分类:女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萌小乐 主角:夏王河镇

《幸福一直在》作者:萌小乐,女生类型小说,主角:夏王河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夏云霓为了弟弟妹妹外出打工,无论的事业还是爱情都经历了许多的困苦和磨难,最后她能否在事业与爱情上双丰收呢……...

精彩章节试读:

夏云霓上去办公室的时候,许由强已经在里面等候着了。

他清楚这些天夏云霓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为的也只是还清了那三万块以后,打算要跟自己做到真正的一刀两断。

夏云霓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了很久。

一方面,她不知道要怎么跟许由强说,把钱还给他。

二方面,也就是最主要的一方面了,那就是以后大家都不要再见面了,就当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就好了。在门外站了很久,夏云霓终于鼓起勇气要进去还钱给许由强。

许由强见夏云霓进来了,他马上站起来,开心的看了夏云霓几下,连忙问道,“怎么你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啊?”

夏云霓一时之间对不上话,沉默了一阵以后便从手提包里面拿出了一个装着三万块现金的大信封。

“这个还你……已经欠你两年了,现在才还给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夏云霓礼貌的说着这些话,就连许由强的心都跟着陌生了起来。

“我拿出去的钱,本来就没有想过要收回来,就当是我给你们开铺的一份贺礼吧。”许由强把信封重新递给了夏云霓。

夏云霓还是把信封放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这是我借你的钱,本来就应该要还的。现在也是很好的,我不用再靠任何的人,谢谢你,许总,一直都这么照顾我。以后,如果有那么一天,你需要我的帮忙,我会用尽我一切的力量来帮助你的。”夏云霓很想再说一句,虽然我知道你一辈子都不需要我的帮忙。

夏云霓正准备转身要离开,许由强很快便从后面紧紧的环抱着她。

“可以不要走吗?留在我身边,难道就要这么难吗?”许由强几乎要哭起来的声音,让夏云霓的心也跟着疼痛了起来。

夏云霓无所谓的慢慢放开许由强的手,“许总,如果两年前,我知道你已经有妻房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两年后,也就是今天,我知道了你已经有老婆,有孩子。我还要跟你在一起吗?虽然我知道你有钱,有地位,可以帮助我很多的事情。但是不可以,我不可以违背自己的良心做人。如果你还有半点的良心,那就应该要去把你老婆追回来,不应该背上一个现代陈世美的称号活下去!”夏云霓知道这一句话会很伤许由强的心,但是也不可以让他再继续沉迷女色下去,因为,天下再好,也需要一个避风港,那就是家。

既然自己的那个家,已经被一句小三的闲话给破灭了,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去拆散别人的家庭?夏云霓顿时觉得,这一切都变得很可笑。

夏云霓毅然快步的走出了许由强的办公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一次,她决定了,以后再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既然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让所有的遗憾和流言都消失吧……终于,夏云霓觉得心里正式的放松了。“不如我们买一辆小车吧,这样以后去拿货也方便……”芬芳提议到鸽子跟夏云霓。

鸽子在内衣店的一边记着账本。

她发现,最近的生意是越做越好,要买一辆车,是完全可以的。

夏云霓在给客人开心的介绍着内衣。

芬芳拍了拍鸽子,奇怪的问道,“鸽子,你觉不觉得云霓这段时间好像变得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鸽子也觉得很好奇,“我也不知道。不过最近云霓的确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这倒也好,她开心,我们也觉得心情愉快得多。”

夏云霓成功又做了三百多块的生意。

客人在收银台结完帐以后,看了看夏云霓的胸部,有点羡慕的问道,“夏老板,你平常都穿多少的啊?”

问到这一个问题,是谁也会不好意思说的。

她脸红的低声的回答道,“34。”

“什么?34?”女客人没有注意到身边还有其他人,大声的喊了出来。

大家的眼光都往夏云霓那边看去。

顿时,又是一阵喧哗声。

夏云霓求救的眼神望向鸽子他们那边。

“夏老板,你是怎么样拥有34身材的?真不错啊……”女客人再一次羡慕的直盯着夏云霓的胸部。

“34?老板,真的吗?”不久,一些客人都围了过来。

夏云霓现在是非常的烦恼,心里想着,“怎么会这样啊?”

她想了很久以后,看到了不远处有一款是新出高科技的挺胸内衣,马上走过去拿着给大家介绍道,“你们不知道吗?我是用了这款内衣,所以胸部是越来越挺。要做身材好的女人,你们也可以。都尝试一下这款新出的挺胸内衣吧!”夏云霓刚介绍完,大家都半信半疑的猜测着,“是不是真的啊?”

夏云霓再一次挺身,挺起自己34的胸部,“大家看我前面就知道了。”

客人们都商量了一下以后,“不如我们也尝试一下吧,看来,是真的喔……”

一天下来,云芳阁内衣店的盈利额比平日里的多了5倍。

当天晚上,芬芳,鸽子跟夏云霓一起到了高级的西餐厅庆祝。

他们三个是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所谓是真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开始有钱了,那肯定要一起共享的。

三个人,开了一个贵宾的包厢。夏云霓不知不觉中,又回想到了自己在酒店工作的时候,经常跟许由强出入这些餐厅,心里一阵的怀念。

很快,便回到了现实里面。她时刻的提醒着自己,许由强是一个有妇之夫,不是自己要勾引就要在一起的……叫了三份拉菲牛排,还有一瓶九五年的红酒。三个女人一起优雅的品尝着。

往日就连吃一个泡面都嫌贵的女人,现在竟然可以到西餐厅里面高级优雅的吃着东西,喝着红酒,可说人间真的一直都在变化。

鸽子像模像样的拿着红酒杯,高贵的荡漾着里面的红酒。

芬芳坐在旁边,看到鸽子这样的做法,不禁大笑了起来。

“亲爱的鸽子小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上流社会这样的喝法了?以前的你,不都是喜欢一饮而尽的吗?”

鸽子听到以后,心里很是不爽。

特意把放在芬芳旁边的红酒拿到了自己的身边,愤怒的说道,“你什么意思嘛,那我们赚到了钱,肯定要学一下上流社会是怎么生活的,我们也都辛苦了这么久,总算有成绩了,享受一下不是很好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鸽子你也太好笑了吧!”

鸽子跟芬芳两个在闹着,夏云霓则在一边欢笑的看着他们两个吵架。

不一会儿,主餐到了。

鸽子一直都没有吃过西餐,她努力回想着电视里面应该是怎么用刀叉的!芬芳结婚以后她的老公偶尔也会带她去西餐厅一下,夏云霓以前也经常跟许由强一起出去吃饭,所以都会用,唯独只有鸽子,尴尬的不敢吃。

夏云霓看到了鸽子的脸色苍白,连忙问道,“鸽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还是牛排不合你口味?”

鸽子不好意思的笑着,“不是,不是……”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支支吾吾的,芬芳已经听出了是有问题的。

夏云霓察觉到了鸽子的手一直在颤抖,而且眼睛不停的看着刀叉,心里大概已经知道了不少。

“鸽子,不要害怕。像这样,你拿起刀叉试试看。”夏云霓微笑的跟鸽子说。

鸽子更是不好意思了起来,连忙低下头,“这叫我怎么好意思嘛……我还忘记了,原来我不会用刀叉的!看来我真的跟上流社会没有缘分……”说着,眼睛有点晶莹的液体准备要掉下来。

夏云霓走到鸽子的身边,轻轻的捉着她的手,慢慢的教着她切牛排,轻声的说道,“咱们三个都是好姐妹,还有什么不好说的。这里也没有外人,什么上流不上流社会的,我们只要一直努力,说不定,有一天,上流社会的人也会来巴结我们咧。”

芬芳觉得夏云霓这一句话说的很好,也肯定的点下头,跟鸽子说道,“是的。我非常认同云霓说的这一句话,只要我们努力,谁也都会走来巴结我们的,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鸽子难过了好一阵子以后,也轻轻的点点头。

“你们说的对。我们应该要一起努力,把云依阁内衣店做好,上流社会,以后也要巴结我们。”鸽子跟夏云霓,还有芬芳,三个人一起手牵着手。

三姐妹都肯定的干杯了……

吃过晚饭以后,鸽子,芬芳,夏云霓三个人一起搀扶着彼此走出西餐厅。

鸽子大笑的喊着,“今天可是真高兴的一天啊!”

芬芳问道夏云霓,“对了,云霓,你要一起回去店铺吗?我跟鸽子先回去一下,一起吗?”

夏云霓的胃里有点难受,她微微的抚摸着胃部,假装很好的对他们说道,“刚吃完饭我想一个人先走一下,你们回去吧。”

“你没事吧?”鸽子看出了夏云霓有点不舒服。

夏云霓抿抿嘴,“我还能有什么事咧,放心吧,我真的没事,我想一个人散散步而已!”

芬芳还想对夏云霓说什么,鸽子很快便拉着了芬芳,示意她走。

夏云霓一个人休闲漫步在这条繁华的大街上,很久没有这么休闲的走着,散步着了……在她开始察觉到,钱是万能的时候,这种日子,早已经消失在贫穷的两个字里面。

一直都以为,自己不可能再有这么平静的生活。

生活终于开始提升水平了,可是身边却少了许多的寄托。

包括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内心的那份爱……不知不觉,夏云霓走到了一个江边。

五颜六色绚丽的灯光,照射着每一个来江边散步游玩的人。

偶尔,还可以看到几对情侣跟她擦身而过。

她微微的叹息了一下,心里伤感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这么甜蜜的跟心爱的另一边散步在这里……很快,她又耻笑起了自己的天真!明知道在这里残酷的城市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真爱可以存在,唯一一个心爱自己的男人,也被自己驱赶走了。

还剩下有什么可言的?

江风吹拂着她柔柔的细发。许久,吴应澈悄悄的走到了夏云霓的身边。

吴应澈停下脚步以后,夏云霓听到了旁边有脚步声,她转过头,跟吴应澈对视着。

都沉默了很久,吴应澈问道夏云霓,“怎么?感觉这个城市无奈了吗?”

夏云霓看了几眼吴应澈,淡淡的咧开了嘴巴笑着。

“你怎么知道,我在叹息这个城市的?”夏云霓不解,吴应澈总是可以轻易的看穿自己的心思,自己的一举一动。

“因为你的背影,告诉了我你在失落!”吴应澈淡淡的跟夏云霓说着,完全没有透露出任何的表情。

夏云霓笑了笑,便转过头,继续看着江水。

她倒是觉得奇怪,以前吴应澈每次见到自己都会说一些有的没的话题,这一次竟然是这么安静,还真的是少见。“背影……我倒是觉得,我像落魄吧?”夏云霓开玩笑的说着。

他们都沉默的看着江里面的江水,任由江风吹拂着他们的头发,撩动着他们的心思……突然,吴应澈看到了不远处好像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手上拿着一把刀往他们的方向走来。

他马上警惕的盯着前方。

心里想着,怎么突然会有这样奇怪的人在这里呢?

夏云霓觉得吴应澈很奇怪,疑惑的问道,“你是怎么回事啊?”

吴应澈为了不让夏云霓察觉,他假装没事,“啊?我怎么回事了?很好!”

“真的是怪人一个……”夏云霓不禁嘟起小嘴。

吴应澈傻眼的看着夏云霓这个可爱的表情,一直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夏云霓,吴应澈顿时感到自己很幸福,完全忘记了不远处已经有一个男人在埋伏着了。

“是时候开始动手了吧?”一个脸蒙着黑布的男人鬼祟的跟对讲机说着。

“不……我看现在还不要这么快,待情况吧!”对讲机里面命令着,过了一会儿,对讲机再次发出声音,“是时候了……”

现在吴应澈正准备要跟夏云霓接吻下去,蒙着脸的男人轻声的脚步走到了吴应澈跟夏云霓的身后,夏云霓完全没有察觉到,但是吴应澈早已有警惕了。

正当蒙着脸的男人拿出刀子要插到夏云霓的后背时候,吴应澈快快速的给夏云霓挡住了。

可能是害怕了,蒙脸人很快便放下刀子跑掉了,夏云霓还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吴应澈微笑的躺倒在地上,手紧紧的握住夏云霓的手,夏云霓过了好几分钟以后,终于从发呆中回到了现实。

她害怕的大叫着,“吴哥哥,你要撑着,一定要撑着……”

吴应澈一直脸带微笑,手轻轻的抚摸着夏云霓温热的脸颊,“云霓,我很想跟你说一句,我爱你……可是,我知道我一直都没有你想要的物质,所以,我只能默默的看着你幸福,那就好了……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万事都能为你撑着……”吴应澈因为疼痛的关系,说话语气也变得越来越狰狞的。

“不,吴哥哥,你一定要撑着。我现在就找人来……救命啊,救命啊……”夏云霓大喊着周围的人帮忙。

可是每一个大城市的人都喜欢袖手旁观,冷眼相对。看着现在吴应澈满身的血泊倒在地上,万一帮助了他被人寻仇那就是他们危险,所以他们都只是看戏的份儿,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帮助一下。

“救命啊……你们可以帮忙一下吗?”夏云霓继续大喊着,可是却仍然无补于事,人人都在像看着热闹似的指指点点。

“吴哥哥,你等着……我去找人来帮忙,你一定要撑着,你答应我要好好爱我的,不要反悔……”夏云霓心里非常的害怕,担心吴应澈就这样睡着了,以后再也醒不来了。

吴应澈微微的点头。夏云霓把吴应澈先放在地上,准备去小卖店找公用电话打给鸽子他们,要马上来帮忙的,正当要站起身的时候,一个外国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夏云霓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是第一次去到吴应澈店里面的时候那个外国的女客人。

怎么她也会在这里?

“what?你们出什么事了?”刚来的外国年轻女子用着生硬的中文问道正在紧张的夏云霓。

夏云霓见到她来了,就像找到了救星似的,连忙走上前捉着她的手说道,“快……快去救救吴哥哥,他,他被人刺伤了……”

“什么?刺伤了?”外国年轻女子连跑带走的走到吴应澈的身边。

他们都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血泊满身的吴应澈。

“怎么回事?”外国年轻女子很想要一个解释。

夏云霓也跟着走到了他们跟前蹲下,“现在不是要问这个的时候,赶紧把吴哥哥送到医院去吧……”

很快,救护车来了,把吴应澈送上了救护车,然后他们两个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夏云霓一直紧紧的握着吴应澈的手,一直都没有放开。

她很害怕,害怕突然放开了,下一秒吴应澈的手会突然变成僵硬的。

外国年轻女子终于也松了一小口气。

她冷静了下来,问道夏云霓,“现在可以告诉我,吴应澈是怎么一回事吗?”

夏云霓突然被这样问到,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回答才是好的。

到了医院以后,医生们把吴应澈很快的送进了急诊室里面,他们两个人在急诊室门口外面守候着。

夏云霓一直都很紧张的盯着急诊室门上的那一盏红色的灯,因为那盏灯熄灭以后,就代表吴应澈可以从冰冷的急诊室出来了。

她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上天啊,拜托你一定要保佑吴哥哥好起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要去那里,如果我不去那里,吴哥哥也许不会到那个地方,也就不会有人要刺伤他。”

过了许久以后,外国年轻女子跟夏云霓一起到了旁边的板凳上坐着,他们都很害怕担心的看着急诊室门。

“你应该就是吴应澈经常提起的那个夏云霓吧?”外国年轻女子突然问道夏云霓。

夏云霓微微的点头,“是的。”

“哦!我叫安妮。我听吴应澈说,你在东胜广场也开了一家内衣店吧……”安妮祥和的问道夏云霓,目的是希望夏云霓不要太紧张。

相关内容推荐:

南凉

编辑南凉点评:

《幸福一直在》很好,幽默风趣,语言精炼,毫不啰嗦,故事设计合情合理,文笔生花,可看出作者功底深厚,给五星都太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女生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幸福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