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狠倾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无弹窗 莹老槐树在线阅读完整版最新章节_君临小说网

皇后狠倾城

皇后狠倾城 已完结

皇后狠倾城

时间:2021-09-11 07:59:30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橙歌 主角:莹老槐树

新书《皇后狠倾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橙歌,主角莹老槐树,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是天煞孤星,命运多舛,魔气缠身,生灵勿近。当她遇到那只顽劣的小白猫荀尧,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昭然若揭。经历过妖魔鬼怪,阴谋险阻,她代嫁入皇宫,遇他,以为成就一世安稳。谁料后位艰难,尔虞我诈,人心险恶,宫闱阴谋深。揭阴谋,杀佞臣,征敌帮,匡正业。万事安定,她怅然离去苦寻身世,谁料九州六道三界竟无她容身之所。千万年前的一个个惊天的阴谋浮现,她又该何去何从?橙歌新文《萌尸蜜语:首席的吃货小僵尸》开坑啦,请多支持。

...

精彩章节试读:

深秋总是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不似寒冬那般刺骨,却也不舒适,洲许待的小院中有一条荷塘,沿着荷塘是一条卵石小道,通往小院的外墙,洲许不知道王府有多大,她顶多也就在自己的小院中走走晃晃,终究是外人,王府中侍卫重重,她还没傻到出去被当成小贼给抓了。

院中的红枫似火,风微微拂过,带起两片,仿若失了方向,在空中打了个圈缓缓落下地来,带起一缕尘埃,洲许听到红枫的悲鸣,呜呜的不愿离树而去,却只能零落化作尘埃。这样的时节总是容易燃起人的愁思,洲许坐在荷塘边,一袭淡绿色长衫,乌发用缎带束起,一脸愁容。

她捡起小石子投入池中,只闻噗通一声,闷闷的,在池中激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往外,渐渐淡无影踪,继而又一颗石子抛下池中,一颗接着一颗。

“石子得罪你了?”一道声响自假山上传来,洲许转头只见一个身着青衫的青年自假山上翻身跃下,眉目如刀刻,浑身散发着正义之气,怀抱着一把青锋剑,眉头染着盈盈笑意,饶有兴趣地望着自己。

“你是谁?”洲许双手撑地站起身来,拍了拍沾了尘的衣衫,直直望着少年,这是王府,自己的院落在最深处,没王爷的旨意,一般不会有人进她在的院子。

“我路过,看你这么折腾石子就停下问问石子怎么你了?”

少年的笑意在深秋的余晖下,愈发灿烂,洲许却是不为所动,当她是傻子吗,谁没事会在王府中路过。

“我丢我的石子,与你何干?”洲许转过头,弯腰继续收集小碎石,惹得身后的少年大笑开来。

这就是她吗?一身男装打扮,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是被魔气折腾的不敢与人亲近吗?

洲许自然不知道面前少年的想法,转头不理他。

天色渐暗,夕阳的最后一抹光亮沉进荷塘,一轮明月挂上天幕,在荷塘中映出恍惚的倒影,少年也不理会洲许,兀自坐下,捡起洲许收集的小碎石,挥手掷入荷塘,咕咚一声响,击碎了明月,晃晃悠悠泛着莹莹白芒。

洲许皱着眉头,在少年的远处坐下,转头考量着,少年的棱角分明的侧脸在月芒下看不真切,一片朦胧之色,却也是俊朗非凡。

莫不是真的小贼来王府偷东西的?然怎么看也不像是小贼模样,哪个小贼会光明正大脸也不蒙下就来偷窃的,不像,真不像。然却是抵不过好奇,悠悠开口问道,

“你不会是贼吧?”洲许握紧了碎石,仿佛是在等得到肯定答案之时能当武器挥向少年。

少年失笑,转头扯开灿烂笑容,笑道:“我真是路过的。”少年盯着荷塘中恢复了的明月,“你看,月亮被小石击碎了,还是会恢复原样。”

洲许不明所以,也不知道少年想表达什么。

“你还没告诉我,石子得罪你了吗?”少年的话语中带着笑意,洲许想,怎么会有那么爱笑的少年。

“我只是无聊。”洲许淡淡道,叹了口气,抬头看起星海,双手枕着头,随意地躺了下来。

王府虽好,却是无聊,她惦念着那对白玉环,会不会还在破庙的小柴房的包袱里,还是已经被人捡了去,她想念几安村的村民们,虽然她知道其实他们都不喜欢她甚至害怕她,却也没难为她,至少把她养大了不是吗。

这些日子她想了许多,这些恩情,她想报,却越来越觉着自己的能力那么微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怎么去报恩。

身侧的少年身上带着淡淡的温和,似日间的太阳温暖明亮,就这么静静躺着,看着漫天星子熠熠生辉,没来由的平静非常。

“你相信命吗?”少年缓缓开口,洲许侧过头,看着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悲哀,有些疑惑少年突如其来的发问,命?一如村长爷爷所说的命数吗?她不知道,也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因为它,她离开了赖以生存了十五年的几安村,沦落为乞丐,若这是命,她还真是不喜欢这个命呢。

“命是什么东西?”

少年嘴角扯开动人的弧度,他的眼里盛上星海,辽阔到无边无际,“我也不知道命是什么东西,洲许,千万不要信命。”

少年起身,遮住了洲许看向星海的眼帘,洲许一惊,正要起身,却听少年说道:“我叫剑心,后会有期。”

忽而翻身一跃,踏上假山,借力朝着院外飞去。

哇塞,他会飞啊……洲许微微愣神,好神奇,咦,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洲许满脸疑惑,这人,好奇怪,剑心?名字冷冷的,人倒是像太阳一般暖融融的。

距来王府已半月有余,从深秋步入初冬,从暖色变为银白,青州容易下雪,刚步入初冬就飘起了雪花,干冷干冷的。

王爷为洲许添置的寒衣清一色的都为男装,还细心地为洲许依手型制作了一副戴在手上的冰蚕丝指套,阻隔洲许的任何一寸皮肤与外界的接触,洲许感激不已,也庆幸被认作为男子,各种都方便许多呢。

寒风带着飞雪,洋洋洒洒四散飘落,将洲许居住的小院染上一片银白色,荷塘中结了薄冰一层,洲许黑黑的脸蛋儿窝在大大的裘衣当中,哈着热气,她觉着这么下去自己身上的懒虫都给培养出来了,每日无所事事,唯独巳时王爷会来给自己治疗,想起治疗,洲许的眉头微皱,真是痛苦。

十五年都都躲躲闪闪的过日子,生怕伤害到别人,如今有机会能治好,再痛苦也得忍着,等自己身上的魔气驱除,自己就不会再害人,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

想起王爷,洲许搓了搓双手,那个高高在上男人,居然会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拉了她一把,自己这是何德何能啊。

洲许嘴角扬起微笑,伸手接过飘落的雪花,白白的雪晶莹剔透,在掌心慢慢化成冰水,水的颜色逐渐变黑,洲许叹了口气,这魔气,什么时候才能从身上剔除。

“天气这么冷,怎么在外面。”伏隐踏雪而来,银狸披风下是玄色宽袍,同色的花纹繁复的勾勒其上,显得挺拔的身形,愈发的伟岸,雪花调皮的停落在伏隐的头上,眉间,那对墨色双眸如染了墨汁一般,深沉浓烈。

“王爷。”洲许扯开一抹微笑。

“快进去吧,我有事和你说。”

洲许伸手将门阖上,将飞雪与寒意挡在门外,走着去拨了拨火盆,给伏隐倒了杯茶水,而后伫立在一旁。

“王爷找我有什么事啊?”

“坐。”伏隐端起白玉茶盏呷了一口,淡淡的茶香散发开来,在火盆烘烤下愈发浓厚清香,洲许在旁就坐。

“关于你身上的魔气。”

“王爷是找到办法彻底剔除了吗?”洲许黝黑的小脸上扬起了笑,眼睛里满是期盼。

“洲许,这些时日虽然我尝试剔除你的魔气,但毫无起色。”感受到了伏隐的严肃,洲许微微蹙眉,这是告诉自己无能为力?是要让自己走了吗。

伏隐叹了口气道:”你身上不是魔气入体,而是魔气外泄,所以,根本剔除不了。”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洲许拨弄着面前的玉盏,小脸布满愁思,是说自己的身体里带着魔气吗?

“这魔气,应该是你身体里蕴含的,所以,我没法给你剔除,但你放心,我查阅古书找到了一种上古神器,我会遣人去寻,相信它能将你的魔气净化。”

伏隐轻轻拍了拍洲许的肩膀以示安慰,“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我会找到方法的。”洲许失神地点点头。

青州城外,两道黑影恍恍惚惚,幽幽的红眼透露着贪婪的目光,注视着这座散发着诱人气息的青州城。

“阿大,就是这里了。”声音沙哑怪异,赤红的舌头舔了舔青紫的唇瓣,吞咽着口水。

“想到刚苏醒就能有这么一顿大餐,呵呵呵……”阿大摇晃着脑袋,满脸狡诈。

“阿大,我们这就去好好饱餐一顿。”

“且慢,这么浓厚的魔气,不能小瞧了,不然得不偿失就划不来了,”

阿小连连点头称是,“走,去探探虚实。”说罢便化作两道残影消失在青州城上空。

洲许坐在栏边望着天空的明月,雪后的夜空特别清明,淡淡月芒森冷地洒下,在雪地上反射着莹白的光。

那轮明月那么苍茫,在夜空中显得那么渺小,就像自己,曾想着闯出一番作为来报答养育自己的父老乡亲,却从来青州城起便成了乞丐过的潦倒,甚至入狱,直到现在到这王爷府治疗身上的魔气,一切的一切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十五年来,洲许啊洲许,你到底能做些什么啊,

“你能做些什么啊,洲许!”洲许问自己,

如今既然知道魔气是身体原来就有的,虽说王爷说会找寻方法,但毕竟他是王爷,她没理由让他这般的付出,古书?上古神器是吗?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更是虚无缥缈,纵然真去寻找,又是猴年马月能找到,她不能这么蹉跎下去,她得化被动为主动。

然她却没细想,若说飘渺的东西,自己身上的魔气本也就是凡人口中虚无的存在吗?

洲许简单的收拾了包袱,都为御寒的男装,又郑重地戴上指套,有了它,起码不会有因人不小心触及她而失了性命。乘着夜色,洲许躲过侍卫,摸索着沿卵石小道从王府后院的狗洞中钻了出去,洲许站在夜色中,回头望了望这座沉睡的府邸。

“总有一天,我会报答你的,王爷。”

翌日,伏隐望着空空如也的屋子,神色不明,眼眸深邃,“就这么走了?也罢,身负异秉,相信总有一天还是会见的。”

天上飘起鹅毛白雪,院落之中一支红梅傲雪而立,伏隐眉间隐出赤色微茫,淡淡的绯红在眉间幻化出一条细线,妖异逼人。

相关内容推荐:

狐狸先生

编辑狐狸先生点评:

《皇后狠倾城》宅猪的文笔很好,不过总感觉在描写人物情感方面有些欠缺,缺少那种能够深入人心的,引人入境的情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皇后狠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