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君之罪

醉君之罪 连载中

醉君之罪

时间:2023-02-04 07:58:46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万年幽荷 主角:肃美的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万年幽荷原创的言情小说《醉君之罪》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肃美的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为了一场姻缘,她放弃神位,随他下凡做人。  然而,做了凡人之后,婚后生活却总是不得清净。阴谋阳谋,江山复仇,全然要来与她斗一斗?  以为她做了凡人,除了神籍就虎落平阳,该被犬欺了?  不不不,你以为神漠三当家是吃素长大的?  她有智有谋,想得出毒计,整得了敌人。  她懂医懂药,救得了自己,卖得出人情。  她还有美夫傍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去过战场,战功辉煌。

...

精彩章节试读:

肃罪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当年封印夜桑便是用的懿露自己的神力,而昨日鬼凤凰破封而出的动荡自然与她形成了感应。若她还是神,那么,昨日的波动足以让她发觉夜桑破开了封印。以懿露的Xing子,定全然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指不定还会默默地拿起荷花,就那么独自到鬼界去,再跟夜桑拼个你死我活。

他算计得很妙,时差不过一个月。

间自己怀中的人儿惊魂未定的,肃罪笑得愈发柔和勾人,他玉一般纤长细滑的指轻抚着她的一头青丝,自鬓角开始,向后脑顺着,然后与她调笑:"你多虑了,夜桑要出来,还得等个十年。而且按照他那狂戾的Xing子,若是出来了,怕现在,我俩都成了尸首。"

懿露倒是相信他,朝他的怀中又挤了挤,豁然开朗似的:"你说得倒也是,夜桑那Xing子的人,妾身将他封到凤凰山谷谷底,他出来了第一件事便是扯出妾身的肠子。"

他微微地笑,窗外的晨光照在他的面上,将那张卓绝的面庞照得五色芳华。看来这几日,他需要费些心思。

他尽量不让懿露得皮肤接触着自己的脉搏处,他在睡前吃了些安稳心神的药,这样她发现自己身负重伤的几率便小了许多。懿露喜好研究医理,那几十万年的医学修为,也不是白白搁在那儿的。只要消身上任何一寸皮肤感受到他的脉搏,他的伤就必定暴露无疑。只消将耳朵靠在自己胸膛上,哪怕隔着块肉,他的伤也照样暴露无遗。

这样躲着也不是万全之策,可肃罪清楚自己这伤没个十年八年好不透彻。

唔,今儿个晚上他得寻思着让梵天从神漠带些安稳脉博的药来。

他吻着她馨香的发丝,道:"露露想去京城逛逛么,今日我们打点打点家中的事务,明日便去吧。"

懿露闻言从他的怀中仰脸,神情有些激动地道:"真的吗?"

肃罪见她开心,自己也快活,道:"是的,教书看孩子什么的,教给玲玲便好。我们明日去京城,置办些东西,顺带好好玩玩。"

懿露拍手叫好,主动地啄了啄他的唇,道:"这可太好了,妾身前些日子在神漠看书时,便看见京城里有家卖香饽饽的,当时妾身便嘴馋,让玲玲每日帮我跑腿来着。明儿个妾身可要见见那做香饽饽的师傅。"

圈着她的男人思索了一番,道:"也不错,到时候去了我去向那师傅学两招,以后就不用看着你对着别家师傅朝思暮想了。:

懿露推了他的胸口一把,嗔怪道:"哪儿跟哪儿啊?你才朝思暮想人家师傅呢!妾身不过是喜欢那香饽饽。"

肃罪坏笑一把,将身子朝她的地方挪了一挪,邪邪问道:"哦?那我家露露朝思暮想的是谁呢?莫不是夜桑?"

"你才想夜桑,你全家都想夜桑。"

肃罪故作惋惜地叹口气:"哎,为夫的确是思念他了。即使他挑起了六界大战,可细细想来,他可是唯一一个能跟为夫匹敌的人,再细细想想,他可也算是个倾国倾城的美男子。"

"那肃罪君去找夜桑逍遥天涯便可,何苦与妾身在这儿过穷苦日子。"懿露撅起嘴,平时夫妻关系太好,也得有点小吵小闹小吃味才好不是。

"那露露究竟思念谁嘛?"肃罪贴过去,从后头圈住她的身子,整个身子与她贴得紧密无缝。

"那还用说?"懿露别扭地将头埋在被窝里。

"说嘛说嘛。"肃罪干脆在她的身上蹭起来,悦耳的音调里全然是勾引。

懿露被他这Tiao逗得浑身发麻,转过身去看他,只见他眸含秋水地看着他,脸颊微红,浑身未着丝缕,他一只手圈着她,另一只手叠放在床榻上,支撑着那半躺的身子。被窝滑倒他的腰间,露出精壮诱人的上半身,他皮肤白皙柔滑,身上的肌肉恰到好处,既不会使他显得女气,又不会显得太过壮硕。这般顾盼生辉,撩人心怀的姿态,每一次都将懿露勾引得心魂不定。

懿露叹口气,只觉着腰间有一火热的硬物杵着她。美色摆在前,她浑身如火烧一般难耐。她很渴望他,可肃罪眼底如火如荼的欲望让她羞愤欲死。

"露露,你这一丝不挂的模样真让我有些受不住。"他的声音已经沙哑,手颇不规矩地抚上她胸前的高耸。

她还没来得及惊诧,便被他扑倒了。

门外,冷卿和璃儿站着,听着房内若隐若现的低喘与娇吟,空纳闷。

冷卿看看天,对着璃儿道:"你说今日肃先生和露姐姐怎的这么晚?"

璃儿道:"我不知道。"

冷卿听着房内的声响愈来愈剧烈,脸色有些难看,他急切地看着璃儿,问:"肃先生和露姐姐该不会是病了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

璃儿拉住他,道:"别,你千万别进去。"

"为什么?"

"其实我听别家的姐姐说过,孤男寡女若共处一室,还发出这样的声音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宝宝了。"璃儿笑着告诉他。

"那为什么不能进去?我想去看宝宝。"

"唔,那些姐姐说,如果进去的话,宝宝就会死掉。"璃儿说得很严肃。

"这样啊。"冷卿撅起小嘴儿。"肃先生和露姐姐的宝宝一定会很好看吧。"

肃罪要了她不过一次,便觉得浑身剧痛乏力。事后,他吻了吻懿露的额头,低声哄她再睡会儿。她乖乖照做了。他起身下榻,腹中阵阵剧痛。他捏着袖口,指节泛白,额头上冷汗涔涔。最后他捂着肚子极速地喘息。他从未受过这么大的伤,那般剧痛让他有些无法忍受。他坐到镜子前,看着自己支离破碎的笑颜,有些无奈。

他不能让她发现,他与她成婚,抛弃江山甘愿当个凡人,都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若被他察觉自己的重伤,那么这一切东西,都要前功尽弃。

懿露醒来已然到了午饭时间,肃罪早已做好了饭菜放在桌上,她嗅着那饭菜的香气,很快便全然清醒。穿衣,下榻,洗漱,一气呵成。待做完这些,饭菜还是温的。

"罪……"她与他吃饭吃到一半,便问他:"我觉着你的脸色有些不大好。"

肃罪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顿,面上保持着完美无瑕的微笑,他故意调侃她:"这是自然的,在神漠那一百多万年来,也不曾似下凡来这般纵欲,自然有些吃不消。"他话锋一转:"我的脸色很差么?"

懿露点头:"比前几日苍白了些。"

肃罪道:"可能是神躯有些撑不住了,我本来以为还能再多撑几日,没想到这么快便出了乱子,我们得快些找副凡人的身子。"

"可我上次问过玲玲了,那两个跟我们一模一样的孩子不过六岁,我们至少要等到那两个孩子长到十八岁。"懿露道。

"无妨,过几日让玲玲回神漠帮我们带些琼浆来便可,你也无需为这事太Cao心。"肃罪夹了一片肉放到她碗中,便开始自顾自吃饭。

相关内容推荐:

火狼

编辑火狼点评:

《醉君之罪》文笔很好,书中每个人物都刻化的传神,情节丝丝入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醉君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