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香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老夫东瑗_君临小说网

衣香

衣香 已完结

衣香

时间:2019-12-26 05:59:38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15端木景晨 主角:老夫东瑗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衣香》的小说,是作者15端木景晨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秋水丰神冰玉肤,等闲一笑国成芜,薛家九小姐艳冠京华。  可美丽是她最沉重的负担。  兢兢业业,只求衣香鬓影的繁华里,孑然独立。

...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8节丢失玉佩

罗妈妈刚刚进屋,就听到橘红声音微噎,带着哭腔问玉佩呢。

薛东瑗有块岫岩玉佩,是东晋时期的湖水绿岫岩玉雕刻成流云百福图,清云寺得道高僧亲自开光,不论是材质还是意义,都非比寻常。

当年韩氏怀东瑗时,做了个梦,说这孩子有场大劫,需一块长命百岁玉石才能镇住,保她一生安泰。

韩氏说给老夫人听,老夫人亲自托人花了黄金千两做成这块玉佩,东瑗生下来就带着。原本是挂在脖子上,后来她嫌太重不愿意带,老夫人叫人替她穿了流苏穗子,悬在外衣腰封上。

这可是保命的东西!

要是丢了,这屋子里里外外的大小丫鬟仆妇都活不成!

罗妈妈心中微慌,见温顺的橘红乱了阵脚,她强自打起精神,道:“你也别急,仔细想着,到底丢在哪里?九小姐,您也帮着想想……”

祖母很在乎这玉佩,有一次去请安忘了戴,她就骂橘香不懂事,不会照顾东瑗,扣了橘香半个月的月例。后来请安,橘香都不敢去,只让橘红陪着。

东瑗也不敢不戴。

今日祖母没有问玉佩,那么她在祖母内室的时候,定是挂在腰际的。

丢了?

东瑗依稀想起左边手肘有种力道牵扯不去。那扶着她的人,好似早有准备,速度快得惊人。

如果丢了,便是在那个瞬间……

她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那是她最珍贵的东西,倘若那人拿了去,再诬陷她与他有私情,东瑗百口莫辩。

缩在袖底的手攥得有些紧,东瑗平淡眸子里簇着凛冽怒意。

丫鬟们开始翻箱倒柜找玉佩,东瑗见这架势,当即喝道:“玉佩我留在祖母那里了,你们慌什么?”

橘红大喜过望,泪珠花了妆容,眼泪簌簌拉着东瑗的手:“九小姐,您吓死我了,您怎么才说?”

东瑗捏了捏橘红的手,给罗妈妈使眼色。

罗妈妈明白,把屋子里的粗使丫鬟、婆子全部遣出去,只有罗妈妈、橘红和橘香。

橘红微缓的精神又绷起来。

东瑗沉声道:“我进祖母屋子的时候,若东西不见了,祖母定会察觉,橘红是一顿好骂的。祖母特别仔细这些佩戴!可我在祖母屋里,她什么都没说,足见是回来时才丢的……你们都不许声张!这东西是我保命的,要是被有心人拣去,做了巫术在上面,我是死是活?”

东西不在老夫人屋里?

橘香和罗妈妈连连点头,心中暗暗称赞,九小姐不管做什么事,都是这样深思远虑!

橘红脸色微白,嘴唇翕动望着东瑗。原来玉佩真的丢了?橘红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怎么都压抑不住。

“别哭……”东瑗叹气,现在生气与害怕都于事无补,只能想法子弥补,“咱们回来时滑了下,那玉佩定是那时松了。我昨晚做了腊梅酥饼,虽然不太好吃,橘香和罗妈妈给老夫人送点去,一路上仔细找。从老夫人的荣德阁到咱们的拾翠馆,要路过三夫人的凝香阁、十小姐和十一小姐的桃慵馆,你们打听她们在我回来那个时辰谁出了门。”

然后看了眼橘红,“你去打听打听,那些公公来坐了多久,说了些什么。打听不出来,也要知道当时老侯爷说了什么,一言半语都行……”

三个人屈膝应是,急匆匆出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橘红先回来。

她忧心忡忡:“打听不出来!老夫人把屋子里的人全部遣了,她老人家亲自倒茶。大约坐了一炷香的功夫,那些公公才走,依旧是葛大总管陪着,侯爷没有出来。那些公公走后,侯爷就换了衣裳出去了……”

老夫人亲自倒茶?

东瑗依靠着银红弹墨引枕的后背一下子就紧紧绷着。

她想起那双满含惊艳光泽又放肆多情的眸子,那应该是个从小就不知道顾忌嚣张跋扈的男人!

好似一块烙铁,心口烧灼得生生的疼,东瑗的手指越发紧了,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怎么办啊小姐?”橘红急得又要掉眼泪。

“没事。”东瑗口不从心安慰着她,“橘香和罗妈妈还没有回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罗妈妈回来了,她一脸的晦气。

“三夫人没有出门,十小姐和十一小姐倒是去五夫人那里坐了坐。我……我什么也没敢问……”罗妈妈愧疚看了眼东瑗。

东西丢了,首先是不能声张。罗妈妈只是仆妇,哪怕是庶出的十小姐和十一小姐,她都不敢去搜,更何况是三夫人?

只能等橘香回来。

橘香到酉正一刻才回来。

看着她低垂的眼帘,东瑗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玉佩没有找到!

小丫鬟和粗使的婆子们在外间伺候着,东瑗主仆四人坐在东次间的炕上,彼此默不作声。

“小姐,告诉老夫人吧。”罗妈妈好半晌才道,“让老夫人帮着去搜,尽早找出来。拖得越久,对您越不利!”

东瑗没有出声,她紧紧攥住了引枕的一角,让自己看上去既平淡又沉稳,安住罗妈妈、橘红和橘香的心。她要是乱了,屋子里的下人就更加没有主张,事情就不可收拾。

她此刻只想知道,那个可能捡了她玉佩的外男,到底是谁!

不是太监,太监不对会女人如此兴致;不是侍卫,宫里妃嫔众多,御前行走不敢如此大胆;那么,就是皇帝的宠臣,或者皇兄弟,甚至元昌帝本人!

到底是谁来看望,说服老侯爷重返朝堂,就必须知道朝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把老侯爷气得称病!

把心底的烦躁情绪收敛,东瑗笑容自然而轻松:“不行啊。现在告诉老夫人,你们几个人月例肯定要被扣。明天就是腊八节,家里有赏赐的,你们出了事,可什么都没有!”

罗妈妈和橘红不说话,她们都不是薛家的家生子,指望月例过日子呢。特别是年关将近,总得送些东西回去,让家里人红火着过年。

橘香是家生子,她父母兄弟都在府里当差,府里生死荣耀才跟她息息相关。她急了:“小姐,那是您的命根子,这个时候管什么月例赏赐啊?”

“什么命根子!”东瑗不以为意,温婉微笑道,“不过是娘亲的一个梦而已。我九岁那年从树上摔下来,差点丢了命,就应了劫难的说法。劫难已经逃了,那玉佩还有什么用?不过是祖母相信这些,我本着孝顺才每日戴着……”

橘红、橘香和罗妈***心都微定。

“那咱们怎么办?”罗妈妈没什么主见。这件事可大可小,她不敢做主。

“镇显侯府,谁不知道九小姐是老夫人的心头肉?又谁不知那玉佩是九小姐保命的?就算小丫鬟捡了,也是不敢拿出去卖的,定会拿给老夫人去请赏。放心吧,明日大概就有人送来……只是想想,老夫人那里怎么说……”东瑗的语气轻松里带着自信与肯定。

橘红、橘香和罗妈妈终于被她感染,抿唇笑了笑。

然后七嘴八舌替她出了好多主意。

屋里的事终于控制下来,东瑗躺在床上,却半夜不曾入眠。她辗转反侧,想着那块玉佩。

前几年是穿了红绳挂在内衣裳里,东瑗总是不想戴,说压脖子;老夫人又说做了项圈挂在外面,东瑗觉得像栓狗,更加不乐意。到了最后,才坠了穗儿,挂在腰封上。

早知道会这样轻易丢了,她应该听祖母的,做个项圈挂在胸前。

翻了个身,自鸣钟滴滴答答敲响,寅初一刻了!

次日便是腊八节,家里的仆妇们昨晚就熬了腊八粥。

腊八节,家里要祭祀。

男人们下朝后回家,开始祭祀祖先,然后合家团聚喝腊八粥。不仅仅自己家里喝,还要给亲戚朋友送。

巳初,宫里的腊八粥就会赏下来。

世子夫人给家里一人留了一碗的量,便把剩下的分了几食盒,给通家之好的几户人家送去。

每年都是如此。

东瑗虽一夜未睡好,黑眼圈却不重。她卯初就醒了,卯正一刻去给老夫人请安,比平常早了两刻钟。

老夫人屋里的詹妈妈见她这样早,问吃早饭没有。东瑗笑道:“来祖母这里蹭顿好吃的。”

詹妈妈笑,吩咐小丫鬟给东瑗先上早饭。

老夫人往常这个时候也吃早饭的,今日却没有起来,东瑗有些担忧看了内室一眼,詹妈妈笑着解释:“侯爷昨日回来得晚,老夫人一直等着,子初才睡。还没有醒呢。年纪大了,好不容易睡安稳,我没敢喊老夫人。”

东瑗颔首,坐在炕上喝小米粥。

卯正三刻,老夫人才起来。看到了薛东瑗,老夫人第一眼就发现她的岫岩玉佩不见了,拉下脸来问她,玉佩去了哪里。

东瑗只是笑:“祖母,您放心,没有丢,有个惊喜给您,您现在别问了……”

老夫人一头雾水。

东瑗却笑而不答。

这就是九小姐的缓兵之计?橘红在旁边伺候的时候听到了,脑袋嗡的一声大了!九小姐自信满满的说,自己有法子应付,原来就是这么个馊主意?

橘红不免又看了老夫人。

老夫人居然眯起眼睛,骂她鬼精灵:“回头只惊不喜,祖母可是要罚你的!”

这样就过关了?

橘红有种大难不死的幸运,悬着的心落了一半。老夫人真的很喜欢九小姐啊!

辰初,世子夫人荣氏带着大NaiNai杭氏、孙女薛风瑞、孙子薛函嘉过来了;二夫人冯氏和五小姐薛东蓉也后脚进门;三夫人蒋氏和四夫人沈氏结伴而来;五夫人带着薛东琳、薛华逸、薛东婉、薛东姝最后才来。

世子夫人就笑话东瑗:“我们九小姐来得最早,是不是馋腊八粥了?”

相关内容推荐:

香澄

编辑香澄点评:

《衣香》人物刻画比较细腻,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尤其是对小人物的刻画,故事剧情十分精彩,主角性格鲜明,看后让人热血沸腾,十分推荐一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衣香